您的位置 首页 提笔

rct424篇|陪你去流浪

恋爱大师

恋爱大师

我叫哈桑。

我没有父母。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。

后来我渐渐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离开。

我们的村子土地贫瘠,几乎无法种活作物,更没有水源。往外则是一片炙热难耐的沙漠。我们要获取食物和水就要穿过沙漠的边缘地带去大一点的镇上筹集。我们把镇上富商们的手工活带回来做,做好后再带给他们,这样也只能换来微薄的口粮和水。

故事集rct424篇图

他们离开,应该是因为再也受不了待在这里。换做是我,我可能也会这么选。但是…

我靠村里人养大,几年前,照顾我的莫妮大娘也去了天国。留下了她唯一的孙女,十岁的小娜雅。

从此,我与娜雅在这个只有寥寥数人的小村生活,相依为命。

有娜雅在,我哪都不可能去。

在数不清的夜里,娜雅睡去之后,我会遥遥地望着沙漠上空那片星光耀目的穹顶,想象着在这片黄沙之外有着怎样的世界,想象着那些我不曾看见过的广阔天地。

可这终归只是想想罢了,第二天我依旧会穿行在茫茫黄沙之中,漫无边际、累月经年的往复下去。

沙漠的干燥、炙热、寂寞使我逐渐习惯,日益麻木。有时候我会想它为什么会这么大,大的好像永远都无法走完。

村子里的老人还说过,沙漠也是旅者的死亡之地。有没有见过死神的咆哮?有没有尝试过死神追逐在身后的恐惧?

今天,我终于见到了!

沙漠中的死神,沙尘暴!

故事集rct424篇图2

当数不尽的沙子像垒砌的城墙般翻滚涌来,老人们说的恐惧在顷刻间把我笼死!我拔开腿没命地跑!跑!耳边的呼啸却越压越近,我已回想不起我究竟跑了多远,也记不太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失去的知觉。

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曾以为自已经到了天国。天国的星空竟然与大漠里的一样,如被洒下的宝石般璀璨耀眼。

挪转视线,身边有一团烧的正旺的篝火。篝火的面前是一个模糊的娇小背影。

我盯着这个背影看了好久,当她转过身来后,我第一次看到了生命中最美的一个笑容…

陌生的女子走到我的面前,像天使般地看着我,用清澈甜美的声音对我说,太好了,你总算醒了呢!

她给了我水,还给了我一些食物。在我彻底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是还活着后,她告诉了我她的名字,她叫莉娜。

她说,自己从一个遥远的地方来到这片沙漠,她一路流浪,本想再往北走,却被沙尘暴困下了脚步。可是却在机缘下救出了已被黄沙埋没了大半个身子的我。

喝了水吃了东西后,稍稍恢复了些体力的我也坐到篝火边和莉娜聊了起来。

我告诉她我叫哈桑,住在沙漠边缘孤独的小村落里。

莉娜听说前面不远就是我的村落,颇为高兴地说要让我带她一起回去。

我有些欣喜可更多的却是为难,因为我们的村子真的一无所有,留在那的除了我和娜雅只有几个妇女和一些老人。我们甚至拿不出什么像样的吃的来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。

原以为莉娜听了之后会对我的村子失望,谁知她笑了拍了拍我的肩头说,那就更要带她去看看了!

她从身上拿出一个小小的羊皮袋子递到我面前问我,知道这是什么吗?

“这是小麦的种子。”

她用我未曾听过的最温柔的声音告诉我,这是经她改良过的小麦种子,只要有泥土和水,就算再恶劣的环境它也能种活。

泥土是有,可是水…

听老人们说,村子里曾有过一口井,可是后来不知怎么就干涸了,变成了枯井,成了毫无用处的石墩子。

我看着她手里的种子摇摇头,沮丧地苦笑了下。不过莉娜却开心说,有井就一定有水脉,我们只要顺着井寻找水源就一定有希望!

我愣住了。悲观的表情在她的笑容下,好像即刻消散而顿然无形了。那时候,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心里仿佛流淌出了从没有过的温暖的感觉。

我带着莉娜回了村。她很快就熟悉了村子里的人,她就像有着天生的亲和力,村里的人仿佛都喜欢她。只有娜雅好像有些怕生,不太愿意与她亲近。

莉娜让我带她去看那口枯井。她围着井壁细细观察着,突然抬手跃上井口,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之际便跳下了井!

故事集rct424篇图3

我头脑一轰扑到井口,对着什么都看不到的黑黝黝的深处着急地喊她的名字!

“哈桑!我没事!告诉你个好消息!我的猜测是对的!这里,这里的确有水脉!只是随着时间流逝水位下沉了!我们只要把井再挖深一点,就会有水了!”

井里传上来莉娜清晰可辨的声音。我骤然而起的紧张也随之落下。我的脸上浮起笑容,并不是因为她告诉我找到了水源,而是因为听到了她平安无事的声音。

也不知是什么原因,我对莉娜至今说过的每句话从没有过丝毫的怀疑。我找了两把铁锹,和莉娜一起挖起井来。原本我对她说我一个人就可以,可是她却执意要与我一起挖。

每到挖累了的时候,我们就坐在井边,边看星空边说话。莉娜说她去过的地方很多,于是她的故事就很多。好多时候我会沉醉在她讲的故事里,有时傻傻地笑、有时暗暗地难过,有时也会听愣了神直到她讲完都还在回味故事里的人和事。

我问莉娜,为什么会一直流浪?

她说自己出生在一个比这还小的村子,妈妈在她七岁时生了病,一年不到便离开了她。她从未见过自己的爸爸,只是听妈妈说他去了遥远的地方做生意。妈妈病逝后她就开始一个人过,十三岁那年她离开了村子,踏上了不知目的地在何处的旅途。

“那时,我只是想,说不定真能让我找到那个男人。而现在,走过了那么多路、看过了那么多事,这个想法其实已经不那么重要了。找不找的到他对现在的我来说,已经无所谓了。这世界的每个角落都会有人为了活的更好而努力着,看着这些人,就会想到自己也曾这样努力过,如果能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拉住他们的手陪他们一起用力,这样获得幸福的价值,是不是会比找一个虚无缥缈的人更充实呢?”

莉娜说完,柔和地笑了,笑容好像遮盖了她脸上沾染的泥尘,与搭在肩上的乌发一起,在月亮的照耀下闪出迷人的光芒,看得我脸上有了隐隐发热的感觉。

“哈桑,你有没有什么故事可以讲给我听的呢?”

听她的问,我微微一愣,随后是羞怯地笑了笑,“我…没有可以讲的故事。可是我…可以给你吹首曲子。”

说着,我从身上拿出了一只口琴。莫妮大娘将它给我时说过,这是父母留下来的。所以它是我身边唯一视作珍宝的东西了。

我吹起口琴,莉娜安静地听着。口琴声如同植物的藤蔓绕过破败的房屋、风化了的梁柱、回荡在这个夜晚下空旷如废墟般的村子。除了寂寥别无回应。

我停下吹奏,看向莉娜。她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看着我,难道是还在等我吹下一首曲子吗?

“我只会这一个曲子。”我有些尴尬地告诉她。

“真好听。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?”莉娜问我。

我摇摇头:“没有名字。只是我一时兴起编出来的,没有想过名字。反正…也没有谁听过它…”

“现在有了,不是吗?”

莉娜闪着星子般的双眼,笑盈盈地说:“你有了第一个听众。你应该帮它好好想想名字了。”

我愣在莉娜的笑容里,不仅是因为她的美丽,我第一次体会到被人倾听、被人认同的感觉,暖暖的,说不清的感慨。

此时,莉娜好像想到了什么,从腰间系着的皮囊里拿出了一颗散发着神秘光芒的石头!我从没有见过这种会发光的石头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。

“这个送给你,哈桑。作为刚才为我吹奏曲子的谢礼。”莉娜说。

“给我?”我不可置信地依旧看着石头,又欣喜又有些犹豫,一时忘了伸手去接。

莉娜看着我的样子,笑着抓过我的手,直接把石头放在了我的手心里。

“这个叫月光石,放心吧,它既不烫手也不会有什么危险,它只是含有大量会发光的物质。它是我在流浪的途中发现的,我采集了一些,沿途会送给那些帮助过我的人们。这一块,就送给你。你就把它比作嗯…萤火虫?”

故事集rct424篇图4

听了莉娜说的,我心里的不可思议也得到了答案,看着石头愣愣地翘起嘴角:“它真美。”

这时,不远处的石墙后响起一声碰倒瓦罐的声音。我循声望去,发现了一个急于躲藏的脑袋。

娜雅?她怎么会在这?平日这种时候她是已经睡熟了才对。

“去看看她吧。”

莉娜像早已明了我看到她后的不放心,示意我去追她。

我一路追过去,赶上了娜雅。让她停下了匆匆往家跑的脚步。

“为什么一个人出来?这种时候出来很…”

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娜雅打断了:“我做了个恶梦,突然醒来看不见你,所以才来找你…”她紧锁着眉涨红着脸,不知是因为跑的还是怎样。一双满是惶恐的眼睛瞬间就蓄满了莹莹泪光。

“哈桑,我梦见你离开了村子,我怕你会离我而去…”

娜雅抽泣起来,而我的心脏好像被她的话扎了一下,不好受的滋味瞬间涌起,我上前轻轻抱住她,用柔软的话语安慰她:“别哭娜雅,只是梦而已,我没有离开,快别哭了。”

娜雅颤动的身体在我的怀中平复下来,莫妮大娘走后她就是我身边最亲的人了,我一直把她当妹妹般心疼着,也曾暗暗决定一定要让她过的快乐。

恢复平静的娜雅在我的陪伴下终于听话地乖乖回了屋睡觉。等她再次睡熟,我再跑回到井边,莉娜靠在井口睡着了。

忽然觉得,自己眼前的这幅画面好美。我蹑着脚走近,每离她近一分心脏的跳动就加速一分,被月光罩住的她就像白瓷做的工艺品,珍贵美好。

我解下外袍小心翼翼的披在她身上,又轻又缓的抱起她。我还是第一次抱起娜雅以外的女孩子,脸上随着胸膛前传来的温度而烧的厉害。

不知是否我砰砰的心跳声太过厉害,莉娜睁开了眼睛。当她发现我正抱着她时,她的脸颊也隐约红了些。

我慌忙想要向她解释,却不知为何舌头有些打结,把原本在心里清晰的话说的乱糟糟。不过莉娜好像是听明白了,微笑着附在我耳边说,谢谢你哈桑。

有莉娜在的这段日子,我大概是度过了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。

晚上,我们一起挖井,白天我穿过沙漠去镇上换粮。

有时集市上会有卖鲜花的婆婆在,我已经想了好几天,想要送莉娜这些花。节省了好几天,今天,我终于凑够了买花的钱。可我的钱只够买一支花。挑了很久,我为莉娜挑了一支盛开的最美最艳的玫瑰。

拿起玫瑰想要转身的时候,我无意间向旁边的花篓瞥了一眼,看见了一篓子的纸花。那些花是婆婆叠的,花的边上还放着一些叠花用的纸片。

回到村里,我立刻就想找到莉娜把花送到她手上,可是去到井边却不见她的踪影,我又回到屋中寻找,依然没有看见她。

我正想绕着村子去找找看,这时,娜雅进来了。

她一眼就看到了我手中的花。顿时欣喜若狂。

“好美的花啊!哈桑,这是给我的?我太高兴了!谢谢你哈桑!你真好!”

我还来不及对她解释一句,娜雅就从我手中把花拿走了。她拿着花放在鼻子下闻了又闻,拿着花像跳舞般地转起了圈来,任谁都能看得出来,娜雅现在很开心,很少能见到她这么的开心…

所以我…如果告诉她真相,如果对她说我想送的人是莉娜…如果那样的话…

我两手空空地回到了井边。最终我还是没有对娜雅说什么。靠在井壁上,愣愣地望着头顶的星星,满心的期待化为了泡影,安慰自己的唯有绵长的叹息声了。

直到听到那个柔美的声音,莉娜向我走来,我的失神才回复了过来。

她告诉我铁锹手柄上的布条松了,她去缝了一下。

本来往回赶的一路上我都在想象着她收到花时会是怎样的心情,可现在我已经没有什么惊喜可以给她了,只有被我放在腰带里,已经有些弄皱了的纸花。这朵花是我请求买花的婆婆教我叠成的,这才是原本我打算给娜雅的。

我取出纸花,不好意思的低语:“莉娜,这个…给你。”

莉娜接过纸花,问我:“这是你叠的?”

“嗯…集市上卖花的婆婆教我的,我已经尽力学了。”我知道自己叠的这朵花皱皱巴巴,与买花婆婆那些个比起来差远了,更别说与鲜花相比了。“如果你觉得不好看,那就…”

“不,它非常好!我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特别的礼物,我一定会好好收着。”莉娜看着我,一双眼好像把最温柔的星辰装在了里面,她靠近我,在我的意料外,轻轻吻了一下我的面颊,这柔软的触感好像瞬间就把我的全身软化。

我想,我是真的忘不了与莉娜在一起的这段时光。

忘不了我们挖到井水的那天,高兴地大笑大叫,兴奋地互相拥抱起彼此。

忘不了她把种子撒在土里后,我们一起把每一寸干涸的泥土浇湿。

忘不了某天她把大家从晨梦中叫醒,看到未得寸果的土里冒出绿色嫩芽后的欣喜。

而我最忘不了的…

是那天我在夕阳落晖下想去找她,在推开屋门抬眼之间看到的便是她。

她穿戴地整整齐齐,背着行囊,牵着骆驼。就像来时的那番模样。

忽然之间,心底无由而起地烦闷起来,甚至困扰了我的呼吸。

我们之间的距离突然变成了不可跨越般的远,本来想要离她越近越好,现在却一步也挪不动脚。到头来还是莉娜缓缓走向了我。

这一次我没能看懂她脸上,到底是笑着,还是没在笑。

“…本来我也很纠结,道别时要跟你说些什么…在这里犹豫了好久…呵。”

她终于抬起微低着的头,认认真真地看着我的眼睛。

“哈桑,我要走了。”

我已经模糊了自己在听到这句后是怎样的表情,却清楚地记得我死死地盯着的她的模样。下沉中的夕阳为她披上了一层暖红色的纱,看似温暖地蒙蔽了人们的双眼,下一刻会带来的只有刺进骨子里的寒冷漆黑。

我应该要回应点什么吧?为什么你要说走就走?至少应该提前告诉我声,让我的伤心、我的难过、我的不舍、有个释放的过程啊!

让它们不要此时聚集在我的心里翻搅膨胀,像要炸开来了一样!

到底是要怎样…

“…哦。”

狂澜最后被压抑成一个字,从我口里平平淡淡地说出来。

莉娜微显稍稍露出的意外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常态,轻松地与我道别。

是啊,她本来就是个随遇而安无牵无挂的流浪者,这样的离别她经历过许多次了吧?所以…

这样的道别也许不值得被记住。

这样的我注定要成为被她渐渐遗忘的过客了。

“莉娜!我爱你!我爱你啊!让我跟你一起走吧!”

我在村口追到她。

我还是没忍住的把心里的话说给了她。

莉娜听了我的话好像有一瞬的怔愣,可而后她只是笑了笑,像初次见面时的那种笑容,轻轻对我说:“别说傻话哈桑,你要是走了,娜雅怎么办?谁照顾她?”

“…”

莉娜的问题让我无法回答,我回答不了,我可以抛弃一切却无法横下心抛下娜雅一走了之。我的迟疑让我像尊石像般凝固在原地。

可是看着她离开,我又是如此的不甘心!我疯狂地追出来就是因为我如此的不甘心!

“可是…难道你对我就一点留恋都没有吗?为什么你不能留下!”

“有。”

原本已经要死去的心因她的这声有而再次跳跃,我抬眸看她,看到了她脸上的笑不知如何隐隐染上几分不舍的味道。“我也舍不得你。”她说。

我无法控制的冲上前去抱住她!凭着本能没有任何犹豫地吻上了她!我吻的汹涌激烈,仿佛想要把两人黏在一起,再也不要分开的那种。莉娜同样激情地回应着我,我真的感觉到了,她的不舍。

只是吻的再狂热,终究还是要停下来。

“你是第一个让我起过留下这个念头的人。可是…种子还没有分完,我不能留下。外面还有很多像这里一样的村子。那里的人们像你们一样需要它。对不起,哈桑。”

抚摸着我的面颊,她忧伤地一笑。

“有缘再见。”

这一次,她真正地走了。骑上骆驼,再也没有回头。

我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,直到看不见她,直到周围只剩下风的声音,像在对我痴痴地笑。

那以后,村里有了粮食和水源,渐渐地也有了人气。某天,来了一个青年,因为娜雅,不再离开。

每当我待在井边或村口,吹起口琴的时候,就会想到莉娜在我身边静静聆听着的样子。

曲子吹了一遍又一遍,对她的想念,从未停止。

直到某天,村口来了一名旅人,在我吹完一曲之后,开口问我:“小兄弟,这曲子吹得真好听,叫什么名字呀?”

我摇摇头告诉他曲子没有名字。

旅人似乎有些遗憾,又问我从这里往南的大镇子要怎么走。我告诉了他,不过他好像仍然没有听明白,从包里翻找起地图来。在翻找中,从包里掉出了一个东西。

当我看清它时,心脏随着猛烈的跳动了一下。

我捡起它,问旅人:“…这个…你是在哪得到的…”

“哦,这是一个美丽的姑娘给我的。我是个云游四方做生意的,姑娘说远方有一个她想念着说不定也在想念她的人,叫我每到一个地方摆摊的时候就把它放在边上,没准就会被那个人看到,知道她一切都好。知道吗,这石头我也是第一次见,它叫…”

旅人的话在我拿出随身的一模一样的石头时嘎然而止。

他瞬间明白了我就是姑娘口中那个人。

他拍了拍我的肩,朝自己身后来时的方向指去,“小兄弟,穿过沙漠,再翻过两座山,她、就在那里!”

旅人朝我善意地笑笑,将我引向他的骆驼。旅人说姑娘曾帮过他很多,总要回报的。

“去吧,别犹豫!如果你还是像离别时那么想着她,就去亲口告诉她,你对她的爱超越了阻碍的一切!”

“谢谢…”

这一次,我下定了决心。

跑出一段路后,我又绕了回来。停在旅人身边。

“陪你去流浪。”

旅人愣着看我,好像一时没听明白。

我笑笑:“曲子的名字。我刚刚想好了。”

说完我骑着骆驼,朝心中的方向奔去。夕阳照在沙漠上,映出前方一路温柔。

作者: 欢宅小报

返回顶部
性感美女图片 清纯美女图片 BT磁力下载 FSDSS-026(二階堂夢) 环宇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