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提笔

sw165篇|故谣

恋爱大师

恋爱大师

“晖哥哥,晖哥哥……”

八百里黄泉,飞沙走石 ,无花无叶,只剩一株株曼珠沙华开得妖冶。

忘川河边,白衫少女死死掐住了我的脖颈,她一边喊着不知道谁的名字一边伸手推我入河……我喘不过气来,只认得她那双忧怨的眼睛,像极了地狱里的魑魅魍魉,要把我穿肠而过。

我吓得惊醒,冷汗浸湿了被褥。

从小到大,我总是做着这个奇奇怪怪的梦。

阿绣已然习惯了,每当我被恶鬼侵袭,都是她抱着瑟瑟发抖的我直到天亮,没睡过一个好觉。

“公主当真决定嫁去北渊?”

“我心意已决。”

“可这一路万分惊险,公主大可不必,我们,我们总会有其他法子的……”

我摸了摸她的头。“阿绣,你不明白。”

五年前,也是这样一个肃杀之夜,楼兰亡国,我亲眼见着,敌军为首的将领
面无表情的砍下了阿爹阿娘的头,悬于城墙之上,血流成河,哀鸿遍野。烈
火焚烧着,肆虐着,稚童抱着早已咽气的爹娘大哭,妻子望着失去双腿的丈夫哽咽。举国千万户人家,就这样丧失殆尽,只余下我与阿绣两人。顷刻之间,王城的姓氏就已经改写。

我想那白衣少女亦是其中的亡灵吧,来向我索要这一条性命。不过我应该很快就能赔给她了。

逃出来后,我从背不会之乎者也的刁蛮公主变成了苟且偷生的叛徒,十三岁时做乞丐,差一点就沦为了风尘女子,所幸阿祖(阿娘的阿爹)找到了我,授我武艺,又教我学识。

我从阿祖和他人的攀谈中得知,当日的敌军首领北渊皇四子赵晖,而今已是当今圣上。

若我当时,能想到那个白衣少女口中的“晖哥哥”,只怕人世间会是另一番光景。可惜我只把那当做了个梦境。

彼时的我下定了要杀掉这个人的决心。

宣德四年,渊皇以缔结联盟之名望与后秦联姻,只惜不妙,阿祖一生征战沙场,十二子女皆是好儿郎,唯一的文馨公主病逝已三月有余。

世人皆晓,天下之计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所谓联姻,不过是个借以征战的幌子罢了,国弱,就是有再多的正当理由,也都毫无用处。楼兰,南齐,东临,而后秦,是一统天下的最后一步棋。

阿祖正为此愁眉不已。

那日红日当空,我一身戎装,一柄长剑就赴了朝堂。

“我嫁。承蒙阿祖相救,碧落感激不尽,如今国有难,碧落虽是女子,亦懂得大节大义,自当万死不辞。”

我看着阿祖的眉头渐渐舒展开,我并非为了感恩戴德,我是为了我那枉死的双亲和无辜的百姓。

那位素昧平生的北渊皇,我倒要让他体验一回什么是黄沙遍骨,什么叫家破人亡。

夜,凉如水。亮亮的繁星如同无数只眼睛,正注视着我。

“阿绣,我知晓你自是挂念我,可我是疆场儿女,楼兰兴时,我是公主,楼兰既危,我便是唯一的女将军,北渊欠我的大好河山,我非得夺回来不可。要么跪着去生,要么站着等死,我回不了头了。”我迷晕了她。

破晓,我着凤冠霞帔,踏上了征程。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阿绣那丫头竟然提前醒了过来,死活跟着我,我无奈只得允了。

后秦离北渊,不算太远,不出十天半月,便到了。

“秦文馨长公主到。”

……

足足有三遍,没有一点儿回音。

“什么啊,太过分了,我去叫人。”阿绣气的像个拨浪鼓,摇头晃脑。

我并非没有料到。弱国,怎会有外交。

我拉住了阿绣,从清晨等到晌午,来了一个嬷嬷,领着我们走。我被封为瑶嫔,住在离御书房不远的小小清兰苑里。

看来,是老天助我。

来到北渊时正值寒冬,日子冷的让人懒得动弹,我一直未得宠,宫里分的炭火自是少的可怜,我也不恼,无趣时就和后宫的小鬼们斗斗心机,黑白无常当的还算是称心如意。

其实北渊的后宫算平静祥和,倒不是这些妃子省油,渊皇像是六根清净之人,从不近女色。在位这么多年,子嗣也未曾有一个。似是,渊皇在少年为他国质子时有过一青梅竹马名唤阿瑶,后来葬身战火,渊皇自此便没瞧过其他女子一眼。

听到这番话时,我噗嗤,茶水洒了一身。

呸,笑话。帝王将相还有这等情谊,怕是太阳也要从西边升起,切,不近女色,天天忙着杀人屠城自然没那闲工夫了。

宣德六年春,太后薨。

我正趁着天气暖和叫宫女们采了些花瓣就些热水,正泡着香,没想到那位北渊皇帝倒是不请自来。

我很想一刀戳进他的心脏,无奈我周身不着寸缕,呵,真会挑好时候啊!

他默默退了出去,我偷瞥了一眼他的面容。明明是个清俊小生样,怎得干得净是些杀人放火的勾当。

待我梳妆一番来到他的面前,是我的错觉?我竟发现他的眼眶红红的,像是刚落泪。

嘿呦,这杀人狂魔怎得也有这般脆弱的一面?长见识了哇。

我大着胆子上前去给他拂了拂眼角。

事实的惨痛告诉我,我的确不该招惹一个疯子。

他突然就怒了,狠命堵着我的唇,疯狂掠夺着,把我一动不动地紧紧箍在他的怀里,像是要吃了我般。爹娘死后,我日夜辛勤练武,底下的五百将士,无一是我敌手。怎么在他这里,我倒成了只小鸟,柔弱可欺。

我愤恨不已,赤膊上阵上先与他演练了一番。

只见我左右勾拳,不想被他反手掣肘,继而飞起一脚,一个横扫,又几计旋踢,可偏又被他点了穴,动弹不得。

我正欲喊爹骂娘,却发现不知何时我竟“身无长物”,笔直的长在床榻上,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。

第二日日上三竿。

“娘娘,这污了血的丝衾可要收起来?”

“畜生!给老娘扔得越远越好!”

“是,是是……”

那从未见过我动怒的宫女吓得一抖,一手把丝衾扔进了火炉。

“算了算了,留着留着!”

……

自此我的宫里日夜歌舞升平,嬉笑怒骂,极尽盛世繁华。连经久失传的《霓裳舞衣曲》他也为我一一找到,又亲手教我演奏,连西域难得的荔枝也是毫不吝啬,日日夜夜叫士兵快马加鞭来回往返,有几个不幸晚了的,便被他杀了头。

只可惜,我到底是个粗人。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命里有时终须有,我命里偏偏缺这些纸醉金迷的东西,好吧,还是打打杀杀更合适我。

他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,于是春猎便允了我一起去。

当我拿到了久违的弓箭,他抱着我飞驰在呼啸而过的煦风中,沐浴在将晚未晚的暮色下,天上是飘飘忽忽的蘑菇云,马背上,我挑了挑眉“那三只花鹿归我了。陛下的骑术怕是还需多加修炼呐!”

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
当我把三只花鹿射死在了他面前时,他瞪大了眼睛,那一刻傻乎乎的倒不像是个皇帝。

我看着他眉头一紧,半晌,他言:“你变了。”

“人总是要变的,臣妾自是不比刚进宫了。”

他倏地放怀大笑起来,只是,约莫有些癫狂。

他不顾众臣联名上书晋封我为皇后,跪在大殿外的肝胆臣子一批又一批,他像个没事儿人一样来一批斩一批,不是五马分尸就是株连九族。

不过我倒是乐意之至。

后来,那群大臣纵使有十个胆子,也再不敢来了。

他开始让我帮他批些折子,我心下一紧,莫非,是在试探我。

“皇上,后宫不得干政。臣妾还是为皇上添些糕点。”

“朕准你干政。”

静谧的空气里,这五个字掷地有声,一旁侍候的太监宫女皆面面失色,不知所措。

他硬拉着我坐下,教着我怎样分权制衡,运筹帷幄。可能我得天独厚,没几月功夫那点帝王心术便被我揣摩得一清二楚,包括,北渊京城临沂的兵力防卫图。

到了枫叶被霜雪染红的日子,他把掌管全国兵力的虎符也给了我。我好乐又好笑。乐的是灭族仇人就是这样一个好色脓包,笑的是这样一个好色之徒居然也破了我泱泱楼兰。

我有喜了,几日后便是册封大典,古例,封后之日娘家可至,我以思念家乡为名寄了封家书给阿祖,上面正是我出嫁当日浅浅吟唱的歌谣。

这个孩子,来的真不是时候,我怕是等不及了。

良田千亩,十里红妆。点朱唇,画青眉,踱着盈盈细步,我与他拜完了天地。

坤宁宫内,红漆装饰的墙壁,高悬的双喜宫灯,金漆的双喜大字,江淮制造坊的百子帐被,上面那一个个神态各异的顽童刺痛了我,我看着铜镜中唇白齿红的眉眼,若不是家仇国恨,今天该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吧。

他摇摇晃晃走了进来,看来是已经喝醉了。

“阿瑶,阿瑶……你不是最喜欢弹琵琶吗?阿瑶,我教你弹,我教你好不好啊……”

他捧着我的脸,“阿瑶,你还记得我吗?”

我记得你个头。好吧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生气,作为一个杀手,我实在是不专业。

他扑闪着那双汪汪的大眼睛,像个玩童一般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。

“皇上喝醉了,臣妾不是阿瑶,臣妾是碧落,是秦国的文馨公主。”我止住他,脱下他的龙袍,他的眸子一点一点暗淡下去,直到淹没了最后一丝光辉。

手里的袖刀已经藏了多时,我想,是时候了。

我拿出刀,缓缓放至他的胸口,关键时刻,我却手抖了。

我犹疑了许久,迟迟下不了手,眼看宫女们就要进来,我心急如焚,可手却还是僵在了半空中颤抖着。

刹那之间,那刀竟自己动了,直直的插到了胸膛里,鲜血如泉水一样喷涌而出,十分可怖。

竟,是他自己动的手。

“你疯了啊,疯子。”我的心翻江倒海。

他用着最后的力气断断续续的唱着歌:

风雨凄凄,鸡鸣喈喈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夷?

风雨潇潇,鸡鸣胶胶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瘳?

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?

“你,你怎会知道古楼兰的歌谣?”他没有回答。

“朕既欠了你一锦绣河山,便还你万世升平吧。”

他笑了笑,只留了这最后一句,便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,慢慢合上了眼睛。

……

一阵撕心裂肺的疼。我晕了过去。眼前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,按世人言,是冥界。

“你满意了?我的晖哥哥死了……因你而死。”白衫少女泪如雨下,不停摇晃着我的肩头。

我强压着心悸。“他死的活该!如果不是他,你也不会枉死。”

“你以为,没有他,你能活到如今吗?他从来与世无争,若不是为了救你,又怎会请缨攻打楼兰?我日日夜夜看你们缠绵悱恻,嫉妒的发狂。”

“我自小胆怯,也只会弹些曲子。十三岁上街乞讨,我总是被那些叫花子欺负,我便想,我若是个女将军就好了。你来了,你说,你会保护我,我便把这具身子给了你。可,你为什么要杀他?你,不爱他吗?”

“你爱他,可我恨他。”

“你忘了,我就是你啊。”

……

我望着那双冰冷的眼睛,一趔趄跌入那条名为忘川的河中。

我好像想起了点什么。

一望无垠的沙漠里,连绵起伏的沙丘天昏地暗。死一般寂静的沙海热浪汹涌,蓝黄相接的苍穹里,只余两个小小少年。

“晖哥哥,你为什么要走哇?我把我最爱吃的荔枝送给你,你不要走好吗?”

那少女拽着少年的衣角,哇的一声大哭起来。

“阿瑶乖,阿瑶不是答应哥哥会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吗,阿瑶不能哭,阿瑶得说到做到!呐,哥哥的笛子送给你,你还记得哥哥教你的歌谣吗?”

“我记得,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。”

作者: 欢宅小报

返回顶部
桃谷绘里香 FSDSS-026(二階堂夢) 性感福利美女主题 邪恶漫画 KMVR-830星奈爱(星奈あい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