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提笔

300Mium篇|爱你要深

恋爱大师

恋爱大师

300Mium故事图
 

亲爱的应先生

“应先生,您和您太太是怎样认识的?”我瞥了眼台下,“我们是大学同学。”“我们做过功课了。”主持人谈笑了几句,不过还是没打算放过我。“应先生和应太太不是同专业的。”

“我们是在路上认识的。”

“路上?”主持人惊讶地望着我,可能我的回答的确有些难以理解,但事实却是如此。

“我太太有点不太寻常,在那个年纪,别的女孩子都喜欢看书,逛街购物。但她喜欢打游戏,玩滑板了,性子大大咧咧的。那天,就在路上,她踩着滑板直接撞到我身上了。”

“她一下子就撞到你心里去了吗?”主持人看着我打趣,完全没有要停下去的意思。“那后来呢?”

“我当时只觉的她挺特别的,但也没多想,回到宿舍就后悔了。”我看大家都津津有味地听着,开始信口胡诌。“后来我直接追到滑板社了……”

“应先生这么儒雅,很难想象您滑滑板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“主持人都这么健谈吗?一个简单的采访竟折腾了近一个小时,我一个作家都词穷了。”下节目后,妻子过来帮我收拾东西,我朝她抱怨。

我一向不太喜欢采访,只是这次妻子不知怎么来了兴趣我才应了下来。

“你活该!不是让你把我说淑女一点点吗?”她轻轻锤了下我的胸口,嗔怒道。“啊呀,我的形象全被你毁了!”

“应太太,我虽然是个作家,但想象力也是有限的。”我压低声音凑到她的耳边,故意与她打趣。“你忘了是谁为了追我都追到男生宿舍了……”

“不许说了!”妻子生气地过来捂住我的嘴。她惦着着脚没站稳,一下子倒在了我的怀里。

“你堵住我的嘴,那我便不说了。”

说完,我将嘴巴轻轻附上她的嘴唇……

 

保驾护航

300Mium故事图 
三天后,中午刚过,郎豕如约骑着自行车守在了17幢女生宿舍楼下。看到查小逸抱着书包走下楼来,他拍了拍自行车的后架,一副专车司机的样子,逗得查小逸笑弯了腰。“郎豕学长,你还认真了啊?”“我当然是认真的啊!我说过要接送你去录音的。”

查小逸有些害羞地转过头去,捂着嘴噗哧一笑:这个郎豕学长,也没有别人说的那么不靠谱嘛。

“快,上来!”

啊?……我的天……郎豕学长,在宿舍楼前这样大庭广众的地方,你让女孩子怎么好意思坐到你的自行车上去,楼上不知道有多少眼睛正藏在窗口后面说说笑笑呢!

“愣着做什么?快上来啊!”

“不是……这……”

查小逸紧张地东张西望,不知道如何才能委婉地拒绝。

“别磨蹭啦,上次就没去,这次再迟到,给人印象多不好。”郎豕说着上前一步拉起小逸的手,查小逸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,无奈之下,她侧着坐上了自行车的后架。

“查小逸?”

“嗯?”

“你们女生都是这样坐自行车的吗?”

“……”

也许是发现了自己的话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,郎豕赶紧又道:“这个……扶好了啊,我的车可快!”

郎豕脚下猛地一蹬,伴着小逸的一声尖叫,自行车像离弦的箭一样蹿了出去。

起初,小逸还紧张得时不时发出几声尖叫,后来熟悉了自行车的摇摆,便试着让自己全心地去感受坐在男生身后的感觉了。

他们飞驰过五食堂门前嘈杂的人群,穿过体育场边白杨树下的那一排光阴,在斯特拉文斯基广场卷起了几片火热的落叶,又在静谧的西小湖边绕出了几道清凉的涟漪,划破了美院群楼折射出的“平衡阳光”,一不小心闯进了表演学院朗诵的诗情画意……

郎豕也像是回到了顽皮的年纪,存心撒开了车把。

他大笑着,她大叫着。

自行车沿着一段长长的下坡自由地滑向了东校门,查小逸吓得把额头死死地抵在了郎豕的背上,而郎豕则感受着她攥在自己腰际的小手传导着女孩特有的温度。那一刻,他觉得自行车好像一下子轻盈地飞了起来,飞向了天上那团松软的云朵……

查小逸,我想对你说……

——节选自灵燑《阿尔比诺尼的长笛》

300Mium故事图 

不理不“踩”

“顾言非。”“嗯?”“你把我的笔弄掉了。”林勿梓轻轻地戳了下顾言非的手臂,怯怯地说道。

顾言非不理她。

林勿梓只好自己弯腰去捡,好不容易够着了却被顾言非踩在了脚下。

林勿梓起身瞪着他。

“干嘛啊?”顾言非一脸坏笑地看着她。

“你把我的笔弄掉了不理不睬就算了,你到底还想怎样啊?”林勿梓脾气再好,也终于有了些愠怒。

“我现在理也理了,’睬’也’睬’了。我不想怎样啊。”

他这样子真的很欠揍!

 

给故津小姐的一封信

300Mium故事图
一九七三年十月二十日,我第一次见到了你。我替父亲去送报纸,那是我第一次送报纸,送错了好几户人家,也被好几户人家给骂了。我忐忑不安地敲开了你家的门,谁知你不但没责怪我,还邀我进屋喝茶,你是多么的善良啊。可是我始终没有进去,我怕踩脏了你家地板。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有钱人家的地上都是铺的木地板。

你家是书香门第,每天都会定报纸。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自告奋勇的替父亲送报纸,父亲母亲都很欣慰我长大了,你说如果他们知道了我这么积极其实是为了你他们会不会很生气?

一九七四年五月八号,这个我记得特别清楚。我们村有个大户人家的儿子结婚,所以搭了个台子放电影。这在那时可是个稀罕事。我特地早早地去占了两个位置,一前一后。

到了晚上你来的时候我故意将前面的位置空出来,那时我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和你坐在一起看电影。那天放的是个爱情片,你被感动哭得稀里哗啦的,我默默的在后面给你递纸。

故津小姐看得太入迷了,竟然到电影放完才发现我,那天晚上我送你回家,不知道故津小姐那么晚回家被骂了没有。

第二天,我就收到故津小姐的信了,你说我们或许可以尝试一下。你说的很隐晦,但我还是高兴得跳起来。只是故津小姐还给我起了个名字,放肆先生。我在想是否我昨晚做了什么过分的事。

后来我才明白,你说“故津小姐”和“放肆先生”很配啊。

 

300Mium故事图喜欢,从那一眼开始(上)
初次遇见,是在报到日那天去学校的轻轨上。我上车的时候,他已经在车厢里,身上穿着与我一样的同校制服。他的身材很高挺,皮肤显白,五官清隽。尤其是他的眼睛,睫毛很长,眼睛不算特别大、眼线却很长,眼珠是深褐色,眼眶下还有淡淡的卧蚕。也许是因为我与他穿了同样的校服,在我上车后,他的目光穿过中间的两个人落向了我,我们的视线有了片刻的交汇。也就是那时,我被他的那双似浓茶般醇厚却又透着清亮的眼睛深深吸引住了。

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,在片刻的注视后,那双眼中显露出来了隐隐的笑意…顿时觉得自己已经游曳在胡思乱想的边缘、我下意识地挪开了视线。

开过一站,上车的人多了起来,当众人蜂拥着挤进来后,我被这股浪潮般的力量直往前推,眼看着就要站不住,蓝衣制服下一双修长有力的手忽然揽住了我的胳膊,将我往里一带…我站到了一个舒适的小空间里,至少、不会被挤得手脚仿如捆缚。

是他把我从人堆里拉出来,并让我站到了他身边的空隙里。就这样,我和他之间再无阻隔,彼此贴的很近。

“谢谢…”

不太擅长交际的我只是木纳的轻声道了谢。

而后,我听见了他的声音,如意料中一样舒朗柔润。

我们好像是同校,真巧。他说。

我稍稍抬头,他的微笑迎面落下,在我的脸上漾出一抹晕红。

“嗯…”我低低的轻应了一声,不好意思的低下头。

直到我们到站,我没敢再次抬起头。我仿佛能感觉到额发在他悄然气息下轻微的掠动。客流上下时,他的身体明显表现出被挤的震动,可是他的动作并没有碰到我的身上分毫,他好像努力的支撑着,给我留下了一方小小的安怡之地…他是…为我?

下车之后,我笨拙地向他道谢,他不在意地笑了笑,我们同路而行,我却没有什么话能想到和他说起,一路上的沉默气氛略略的尴尬。

进了教学楼就要去各自的教室,在我还没反应过来要道别的时候听到了他含笑的一句“再见”。

“唔…再见…”

愣愣地望着他走远的身影,才想起连他的名字都没问过…心中的那份紧张终于被忽起的、隐隐的遗憾所代替了。

不过,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的眷顾,这份遗憾并没有持续多久。

第二次看见他是在隔天的开学典礼上。不仅看见了他,而且知道了他的名字。确切地说,是学校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名字。因为他让我过目难忘的身影挺直地站在演讲台前,在全校师生面前,作为一年级新生代表,用他那具有感染力的声音为大家致辞。

他的名字,叫白林。

那天以后,他不仅存在于我的眼里,他更进入了许多女生的心里。

那几天里,每每到了下课,就会有女生聚在一起谈论他,也有胆大的相约跑去他所在的教室那片寻求一个“偶遇”。

我并不是一个容易自来熟的人,比较慢热,一般这种时候,我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书或写作业,偶尔在听到旁人说起他名字的时候走下神,想起第一天的遇见、想起他。

而我,真的又一次遇见了他。

在走廊里,我从老师那里抱回一摞学习资料。很沉…

层叠在胸前的资料阻碍了我的部分视线,我小心翼翼地往教室走,却还是在转角处被从教室方向奔跑着突然冲出来的男生撞上了!

眼看着手中的资料摇摇晃晃就要酿成一场始料未及的大灾难!我吓得下意识闭上眼睛。然而事情未如预期的那样发展,倾斜欲坠的资料本被在那男生之后走出来的另一个人双手扶住了。

待我睁开眼,视线绕过资料本后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,紧跟着就听到那熟悉的声音。

“原来是你啊!”他显露出来温暖的微笑,看了看我手中的东西和颇为狼狈的样子,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,就俐落的将我手中的大部分本子都抽去了,暖声说:“我帮你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对他…我好像只会说这两个字。

从走廊到教室,这一路,他为我引来了无数陌生且惊讶的目光。我一路低着头,硬着头皮把这一段走完了。

他帮我把资料本放在我们教室的讲台上,我再次道了谢。

就因如此,我在一瞬间成为了全班女生们的关注点,白林前脚离开,后脚女生们便将我团团围住,不论平时稍微熟悉些的或是几乎连话都没讲过的那几个,统统围了上来。七嘴八舌地问有关白林,无非是怎么认识的?为什么会帮你?知不知道他的其他信息?他有没有喜欢的人?诸如此类的问题。

而当我诚实回答,只是在走廊上得到了他善意的帮忙后,女生们便怏怏而散不再理会我了。不过于我而言,也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如果说,前几次的相遇都算是偶然,我也许还会是那个平凡无奇的我,安静地过着我的高中生活,一心扑在学习上直到高考、毕业、大学。

而那天放学,我走到轻轨车站,在庸碌的人群中一眼望见他的时候,从此,我的故事就变成了我们的故事。

他看着我走近,脸上是让人舒服的笑意。

“我在等你,”他说。

“我叫白林。几次碰见,都忘了问你的名字,你叫?”

“程鹿。”我纳纳地看着他。

他笑意深远,说,林中有鹿,看来我们很有缘。

从此,我的故事,变成了我和他的故事,我白开水一样的生活中像被投下了一颗蜜糖,糖在水里逐渐化开,时间越久,滋味越甜。

朦胧中我缓缓睁开眼,不知何时竟然睡着了。还…梦见了他、梦见了从前…

快要高考的我每天将自己的学业安排的满满的,在夜幕低垂的时候才拖着一身疲惫坐车回家。

醒来后才发现自己的脑袋枕在身边人的肩膀上,为了让我靠得更舒适,他微微地侧着身子,一手揽着我的臂膀。

我轻微的挪动也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,他柔声问我:“靠的不舒服了吗?”随后便稍稍调整了自己的坐姿。

“没有…白林…谢…”

前额忽然传来柔软的触感…他的双唇如丝如棉,让疲惫沉重的心绪一下子净朗起来,就如同瞬间置身在了伊甸园一般,想象周围鲜花粉绕、莺歌燕鸣。

“对我,不用总是说谢谢你,你知道我更想听别的?”落下那一吻后,他眼眸含笑着目光紧紧锁住我,让我在清冷的车厢里脸庞渐渐升温。

“嗯?”

暧昧酥柔的一声在我耳畔,挠的我心痒…

“…喜欢你…”连我自己都知道我说的很轻。

可是下一秒他便把我紧拥入怀,贴着我的耳朵告诉我:

“小鹿、我也喜欢你!”

 

喜欢,从那一眼开始(下)

300Mium故事图
我一直以为我和白林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高一开学时那辆轻轨列车上。可是他说,在那之前,有见过我。而具体在哪里看见的,他没有告诉我。四月的早春,凉风细雨,路边的报亭迷朦在细碎绵密的春雨之中。报亭下的女孩在原地等待了快要一个小时,脸上显露出来丝丝的焦急,时不时的向马路一边张望几眼。马路对面的咖啡馆里,白林手中拿着一张照片,沉静地看着马路对面女孩的身影。

照片是好友离开这座城市后,在他留下的那些物品中无意间翻到的。照片上是好友和一个淡淡微笑着的女孩。

照片的背后写着一个约定。

某天,在某处和她相见。

好友应该已经不记得这个约定了。

白林只是好奇,照片上的她会不会如期赴约。

当夜色来临,女孩带着失望的心情离开,他也收拢住自己的好奇心走上街,往另一头的方向渐行渐远。

他并不知道好友之前与她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,那时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以后和她会有怎样的交集。

只是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神奇,你不知道你会喜欢上一个人,不知道会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,就像在一杯水里悄悄扔下一颗糖,等它慢慢融化,等甜味入口你才发现,原来糖、早已在你的杯中了…

我喜欢你。

可能,从那一眼开始。

300Mium故事图

挂名男友

放学后,我与云尧一同走的,经过走廊远远望见秦暄教室门口拿着礼物等待着的几个女生。像以往一样,还没结束。云尧看到了我的目光方向,淡淡地问:“有什么想法?”

我收回视线白了他一眼:“没想法。”  他笑了笑,头朝楼梯口一撇,“那走吧~”

我同他一起出了校门,走了一小段我问他:“准备带我去哪?”

“随便逛逛。”他说。

顿时,我有些诧然。随便逛逛?…

见我满脸疑问他随即笑笑解释道:“逛街买东西、吃饭、看电影,一般的情侣们都会这么过吧?”

“唔…”想来也是,一般的情侣是会这样吧。

说起来,这附近的大街我还没有和谁一起好好地逛过呢。秦暄的课外时间多数是被社团活动和各类学习班给占据的,放学后我最常做的事就是等他下课后陪他去篮球场,坐在一边看他打球,然后再沿着每天重复走过的路走到分岔口与他道别。

当他在学生会有事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回去。

那种时候我就会觉得,其实我与他之间的距离并不很近。

我和云尧在街上随意地逛着,偶尔会进到觉得有意思的小店里挑选着那些玲琅满目的商品。

“迟暮,这个很适合你。”

云尧突然将一根精巧的项链绕在我的脖颈处,在我面前的镜子中我看到小小的项链闪着淡淡的光,链子的下方还挂着一个从云端里探出的飞鸟。在我看得出神时,他直接将项链挂在了我的脖子里。

“喂,云尧…”

“别拿下来,”云尧按住我的手,气定神闲地说道:“你前面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,既然喜欢,就戴着吧。”

看着云尧嘴角扬起的弧度,我不禁倏地红了脸,因为刚才看到这条链子的时候,挂坠上的云朵让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云尧…

在柜台付钱的时候,云尧拿出了钱包,我倏地一愣,他手上的钱包不就是那时候我扔了被他又捡回来的那个嘛!没想到他竟然真的留着用了…可那是…

付完钱他见我脸色尴尬地看着他手里的钱包,知道了我在想些什么。他特地扬了扬钱包,轻松地说:“我发现这个还挺不错的,款式好又实用,你挑礼物的眼光还真不错~”

我低下头讪讪回答:“可是,这是我之前扔了的…要不我再送你一个吧?”这毕竟是我在还没分手前为秦暄挑选的…这对云尧…并不具有礼物的价值与意义吧…

哪知云尧柔软一笑道:“没有它又怎么会让你这么快就认识我呢?我觉得这算是你送出的最有回报价值的礼物了。而且最重要的是,我很喜欢。”

虽然云尧这么说,可我仍有些许的愧疚感在,但他看起来真的并不在意钱包原本的归属问题,我也稍稍释然了些。

走出小店没几步,一个手捧花束的老婆婆就迎面拦在我们面前。

“小伙子给你的女朋友买朵花吗?”

“好啊。”

云尧很直接地从老婆婆手里接过一朵花,马上就递给了我。

“情人节快乐。”

“唔…谢谢。”

生平第一次收到玫瑰花的我心里暗藏着小欢喜。而后云尧牵住了我的手,他手心温热,手指紧紧攀着我。他带我穿过那些熙来攘往的人潮,时不时转头看看我给我一个安定的笑容。

突然发现我想要的大概就是这样能让我安心的陪伴。云尧就像飞鸟身边的柔柔白云,像游鱼身边的潺潺流水,让我能自然亲近他,毫无顾虑的。

300Mium故事图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,是燕在梁间的呢喃。你是爱,是暖,是希望,你是人间四月天。——林徽因300Mium故事图我颠覆了整个世界,只为摆正你的倒影。

——漫画《圣传》

300Mium故事图

来我的怀里,或者,让我住进你的心里。默然,相爱,寂静,欢喜。

——仓央嘉措《见与不见》

300Mium故事图

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好年纪的人。

——沈从文

300Mium故事图

我将于人海茫茫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,得之,我幸;失之,我命。

——徐志摩

300Mium故事图

也想不相思,可免相思苦。几度细思量,情愿相思苦。

——胡适

故事集:300Mium(完)

作者: 欢宅小报

返回顶部
西宮ゆめ磁力下载 波多野结衣无码种子 上山奈奈无马作品 玩色色 明日花绮罗外文名明日花キララ